公务员热点评论:温州民间资本境外投资浅析

  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的设立,给当地民间资本注入了新期望。根据国务院要求,温州将“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,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直接投资渠道”,这意味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将在温州成为现实。

  对于向来活跃的温州民间资本而言,试水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并非首次。眼下的金融改革,对于温州民间资本意味着什么?体量庞大的资金探索境外投资便利化,将给金融市场监管带来哪些挑战?此举对于人民币国际化具有何种意义?温州个人境外直投试点改革引发了广泛关注。

  个人境外直投细则待定投资者等待试水

  3月28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设立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,“十二项任务”中位列第四的要求是:“研究开展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,探索建立规范便捷的直接投资渠道”。

  这项被解读为民间资本迎来境外“自由行”的内容很快引发了多方关注。一旦个人境外投资得以实现,将意味着温州人不用再为了境外投资专门开设公司,也不用把手头资金悄悄托付给海外亲友,经过便捷的投资渠道就能直接投资到海外,无疑为民间资本打开了一条便捷通道。

  “外界对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很关注,但目前试点并没有正式启动。”温州市商务局局长苏向青说,温州方面拟定了一套细则,具体怎么实施,还需要与相关部门开会商定。

  事实上,就在此次“打包”上报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之前,个人境外直接投资曾在温州低调试水。2011年新年伊始,温州曾宣布开始为期一年的试点,一度成为国内首个放开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城市。不过由于审批手续等原因,不出半月便宣告暂停。

  根据温州方面当时公布的试点方案,凡是18周岁以上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、拥有温州户籍,且持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并取得因私护照的个人,都有资格提出境外直接投资申请。

  温州此前公布的试点方案还规定,个人境外直接投资的年度总额不超过2亿美元、单次不超过300万美元。如果是多个投资者共同实施一项境外直接投资的,投资总额不超过等值1000万美元。试点期间,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可以是通过新设、并购、参股等方式在境外设立非金融企业,也可以是通过上述方式取得既有非金融企业的所有权、控制权、经营管理权等权益。

  “温州目前准备的细则,与一年前几乎没有区别,但最终开展个人境外直投的金额、项目等具体限定会是多少,仍然要等待结果。”苏向青说。

  据了解,去年年初的短暂试水,在温州当地引来了不少投资者上门咨询,其中一名温州商人试图在东南亚投资200多万元人民币,与当地人合作进行矿产开发,但由于以企业为主体投资遇阻,至今仍在等待个人境外直投大门开启。“前不久他又与我们联系,想等试点启动之后就试试。”温州商务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说。

  投资便利化会否加大资本外流风险

  一旦温州个人资本能够直接“出海”,其中带来的便利性不言而喻,但有关金融监管安全的担忧也随之而来。与此前的尝试不同,如今温州市金融综合改革试验区设立从多个领域“放活”的民间资本,是否会因为这条途径“出海”快捷而加大风险,各方观点不一。

  根据温州市金融办估计,温州民间资本总量超过6000亿元,而且每年以14%的速度增加。这一数字在温州民间的估计已经达到8000亿元甚至上万亿元。来自温州市商务局的数据显示,近几年,每年前来温州推介的众多海外投资项目中,90%的项目都是面向中小企业或个人投资者。

  “温州民间资本充裕,对外直接投资有需求也有市场。资本变身‘出海’是一种无奈,一旦出现波折,投资者的正当利益往往难以受到保护,‘灰色地带’也给正当的外汇管理带来了隐患。合法渠道已经到了亟待开启的时候。”温州中小企业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说。

  浙江工业大学经贸管理学院教授程惠芳认为,此次温州金融改革涉及村镇银行改制等内容,增加了个人境外投资的潜在风险。会不会有人通过设立村镇银行吸收民间资金,再通过境外直投这根便利的“链条”,把钱输到国外去?储户的利益如何保障?监管部门、地方政府、银行经营者的责任如何划分?这些问题最好在细则制定时一一明确。

  外界一种较为集中的担忧在于,投资便利化是否会带来巨额资本外流。知名财经评论员叶檀认为,放开境外直接投资可以减轻境内外汇储备较多的压力,但同时也应注意防范风险,尽管目前只是计划在温州开放境外直投,但是也有可能全国的资金都通过这个出口向境外进行直投,流向境外的数量可能比预想的要多。

  浙江大学经济学院教授黄先海表示,尽管中国经济目前面临增速放缓的现实,但国外投资环境并不一定比国内好,对于资本外流不必过于担忧,但必须严格加强对投资的审批监管。

  资本直接“出海”背后的人民币国际化信号

  一些研究者认为,尽管境外直接投资最终的试点方案仍然有待揭晓,但国务院批准对试点展开研究,已经释放出中国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的信号。浙江工商大学金融学院院长钱水土等人认为,国务院此次为温州金融综合改革列出的“十二项任务”中,试点个人境外直接投资不仅为温州民间资本提供了一个出路,更折射出此次金融体制改革背后的人民币国际化信号。

  浙江金融职业学院教授应宜逊认为,在目前国内企业纷纷加大“走出去”步伐的背景下,开启个人境外直接投资对于支持民营企业发展意义深远。民营企业主以个人身份就能便利地开展境外投资,是改革的重要一步。

 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,除了温州之外,上海、天津两地也于近期递交了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。就在温州金融改革试验区获批的当天,国家开发银行董事长陈元向媒体表示,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成员行将在各国领导人的见证下,共同签署《金砖国家银行合作机制多边本币授信总协议》和《多边信用证保兑服务协议》,稳步推进金砖国家间本币结算与贷款业务,为各国间贸易和投资便利化服务。

  程惠芳认为,温州放开个人境外直投试点,将为中国放开资本账户积累有益经验。

 

公务员报考指南 公务员报考条件 公务员报名入口 行测专题 申论专题